服务电话
万豪会彩票

一文看懂耶伦发言 对负利率并非特别热情(附实

发布人:adminbuy.cn     发布时间:2020-01-14

北京时光13日消息,第13届亚洲金融论坛于2020年1月13及14日在湾仔香港会议展览核心举行,主题为:重塑增长:翻新·冲破·共融。

期间,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对央行货币政策框架、负利率以及与前三任主席的联名信等各种问题进行了回应和解读。以下为其观点汇总:

被问及卸任央行还能找到生活意义吗?耶伦这样回应

耶伦表示,自己对关注央行的活动已经“上瘾”。她表示,自己还是非常关注货币政策的。因为比较同意其继任者的一些政策和观点,自己卸任之后在货币政策方面的评估非常谨严,“我不想制作过多的问题”。此外,她还对景象问题很感兴趣。她表示,就在上周,她接替其前任,成为美国气侯变化委员会的负责人。其实早在做美联储工作之前,她就曾高度和深度介入到了气侯变化方面的工作。

耶伦:还是比较同意继任者的一些政策跟观点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表示,感到简直都已经上瘾关注央行的运动。其并表现,她仍是比拟批准继任者的一些政策和观点。

耶伦谈公开信:对当时特朗普政府对联储做法非常失望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对与三个前任写的公开信进行了回应。耶伦表示,写这封信,其目的是对于当时特朗普政府对于美联储的做法感到非常的扫兴,其实我们并不认为央行在独立发展其工作,受到了相关的政治因素的影响。耶伦并称,经济只能在一个独立运作的央行基础上才能失掉一个长期、健康、良性发展,否则经济长期发展不可持续。

耶伦:对执行负利率并非特别热情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今日在午餐会上讨论了美国是否会启动负利率的问题。“咱们也不是很清楚破法跟执法机构会不会支撑引入负利率。但就最近的几回探讨而言,美联储不盘算引入负利率。”耶伦以为,负利率对银行体系是个负面工具,应当通过火层轨制来保护银行,而不是统一对存放在央行的银行储蓄收取费用。她总结称,“我们对履行负利率并不是特殊热忱。”

耶伦:工作机会切实是最好的、最主要的收入调配方法

耶伦表示,一个扩展性的货币政策会伤到社会底层公民,这个观点是我一直希望能够拒绝的。我的同事也是跟我持同样的观点,我强烈感触到工作机会其实是最好的、最重要的收入分配措施,它能够援助我们的经济不断打造新的工作机会,让那些乐意工作的人有足够的工作机会,能够挣到合乎他们劳动能力的薪水,这也是一个健康稳重的财政货币政策所需要达到的目的。

让AI机器人当央行行长靠谱吗?耶伦:还是保持现有的体系比较好

让政治上中立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当央行行长,你觉得有可能吗?面对这样的发问,美联储前主席耶伦答复道,“我们还是坚持现有的系统比较好。”

耶伦:美联储应该从量化宽松的危机中“缓慢抽身”

耶伦在谈及美联储量化宽松指出,“我们不能简略地把利率高和低的调节作为解决所有问题的抓手,需要看到更多有关收益、危险和其他潜在问题的危险在内的问题。”

以下为对话实录:

金融学院高等参谋陈德霖:我想问你的第一个问题,也困扰我很久了,首先我还记得我们在巴塞尔参加各个行长的会议,应该是每两个月就有一次机遇跟您一起开会,每两个月来自ECB还有来自美国以及重要经济体的央行行长聚在一起讨论主要的话题,异常坦诚非常有效的方式进行讨论。我记得在巴塞尔有过这样的说法或者大家认为作为央行行长,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工作,一旦你成为央行行长你就一辈子是央行行长。但是一旦你从职位下来,你就失去了生活当中所有的意思,也就是说没有生活了。你现在已经从你之前的岗位下来一两年了,请问还能找到生涯的意思吗?

耶伦:你说的完全正确,如果你是央行行长你永远是央行行长,我认为我几乎都已经上瘾关注央行的活动,我现在是布鲁金斯学会哈钦斯财政重要研讨各央行的货币政策,我现在和我的上一任一起工作。我的上一任在我之前也做过美联储副主席,所以我四处有良多人能够跟我讨论货币政策,尤其是在美联储每次召开内部会议之后,我们这些人都汇聚在一起进行讨论,我们把自己称之为“前公开市场委员会”,实在我们还长短常关注货泉政策的,我想确保的是当我离开美联储的时候能够顺利地交接,交接给继任者,我离任之后在货币政策方面,假如要给出评估的话也会非常谨慎,我不想制造过多的问题,这对我来说还是相对比较简单的,由于我还是比较同意我的继任者的一些政策和观点。

然而现在我们都知道正在进行策略的评估,我也常常在一些公然的场合做一些评论,同时,我们的一些共事也经常会在一些场所理解到我的看法和倡导,还有很多其余的政策问题也是我无比感兴趣的,比喻说巴塞尔我们始终夯实和打造比较富强的金融系统,确保我们不会有新一轮的金融危机来袭,我始终密切关注金融监管的话题,我想说的是美国正在逐渐的缓缓的在往一个错误的方向发展,我认为这是我欲望关注的问题。当初我已经不做央行的一些相干工作,然而我现在仍然对其他的话题比较感兴趣,其中有一个话题也是我时常参与的话题,之前我在做美联储工作之前一直高度和深度加入到气侯变化方面的工作,我生性能够通过我的一己之力可能推进全世界对于气侯变革的政策制订,不管是美国还是寰球的范围当中的气侯和变更规矩或者应答的规则制定,就在上周我接替我的前任,成为美国气侯变化委员会的负责人,这也是现在我们十分关注的中心问题,也是一些核心主流经济学家所关注的问题,现在我们的相关经济学者已经在关注在经济行业当中的缺乏对于多元化的拥抱和宽容的态度,对于这个问题在未来也会引发更多,包括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学者的兴致,让更多的妇女和社会其他的层面人可以进入我们的研究视角和范围。

陈德霖:我能够从您这边学到很多从岗位退下来的心理调节和工作的安排。第二个问题,无比大的一个问题,去年8月份,你的三个前任都参加了一个会议,写了一封公开信,他们说我们都一致认为美联储和它的主席必须被允许能够独破发展工作,以对咱们美国经济可以发生踊跃推动作用,而不会受到其余政治起因搅扰而受到威胁。你特别看到在这个公开信当中提到了所谓的政治起因,说对我们当初低增添和高通胀水平可能会造成一个比较大的影响和冲击,以确保美联储可能做出一个独立的、客观的、公正的、基于所有不受任何影响因素而做出决定,我觉得这是不常见的。我想听听当事人的看法,为什么写这封信,目的是什么、渴望达到什么成果?

耶伦:我同前任奇特写了这封信,其目的是我们对于当时特朗普政府对于美联储的做法觉得非常的失望,而且对于我的接任者一些做法表白了自己的意见。其实我们并不认为央行在独立开展其工作,受到了相关的政治因素的影响。有很多留言都提到对于政府相关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治理机构批评的看法,我们对此也做了充分关注,我们生机通过这封信写作告诉大家说我们都感想到了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特别我们在充足了解事实原形的根本上才华作出一个准确的判断,我们不是要写出一个我们要达到的目的,而是要根据既有客观的目的来决定我们现在的步骤、方向、行事力度,而不是轻重颠倒,包括美联储等等机构必须把工作的决定和他们所做出的决策基于客观的事实和本相,这就是我们的初衷。

依据我们的教训,经济只能在一个独立运作的央行基础上才干取得一个长期、健康、良性发展,否则经济长期发展不可连续。我们正是意识到美国国内经济处于下行通道,而且处于高通胀、低增加区间,因而我们决议说要从新恢复央行做出相应决策的独立性和客观性,包含一些波及到政治、选举等等在内的原因,或者让某些人实现其政治目标或者竞选目标因素搀杂于央行、美联储决策之中,可能就不太利于国度整体经济发展,因此我们对此予以严厉鞭挞,这就是我们共同和我的前任做了这样的基础断定,我们认为如果持续这样做下去,对国家经济实质发生破坏,也不会对国民作出一个引领的教唆和成果。

我们写了一封很长的报告,呈文还包括了很多客观数据和事实,如果你可以花点时间看完整部报告,你会看到里面有很多真相都是我们根据独立的断定所做出的,没有任何的所谓的政治因素搀杂其中。我们当然可以在一个桌上跟所有持不同观点的人讨论战辩切磋,但是讨论的基础必须是事实真相,而不是其他原因。

多年来美国也会看到同样的一个情况,那就是说美国当时的总统可能会通过其自己的权力来逐步影响或者动摇甚至歪曲某些机构,包括央行、美联储等在内的金融机构的决策方向、决策用意,其结果就是带来一个有偏差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这一点让我们感到非常发愁、忧心忡忡。

所以美联储的成员,确实向总统提出了相应的改造恳求,当时的特朗普总统也抒发出了设法,他会把通过你们内部的系统所推举上来的人可能做一些另外的处理或者安排,不论是美联储主席也好还是副主席也好,等等都可能会在这方面带上其个人赫然的印记。包括参议员等等都是成为了特朗普总统任命的可选人选之一,我们需要一个独立的央行系统,必需以国家好处、以人民利益为最高光彩做相关决定,我认为总统无权也不应该施加其政治影响来左右或改变一个独立的或本该独立运作的金融和财政机构的畸形的运作,不然他将会摇动选民对于一国政治最高领导领袖的信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打算写这样一封信的历史背景。

陈德霖:我们谈一下非比寻常的政策美联储推出了QE,进行了正常化的阶段,利率一直处于低位甚至负利率,在这个体制当中注入了很多的流动性,当然它的确帮助了起到了支持经济增长的作用,发现更多的就业机会,但是有一个评论说它可能会导致整个金融体系不堪一击,因为利率太低了。同时,它也有许多的收入分配效应的偏差,比如说无论是股市还是房地产市场等等,一些所谓的养老金的持有者血本无归,一些大的公司大的财团才能够获得他们的收益,但是借贷的成本非常高,这些都是当时你所听到的来自于社会上的批评意见。还有一个意见就是跟着QE一直产生作用,很快的就成了美联储能够用的唯一伎俩,随着一系列的QE退出,可能一些相关的金融改革因此而减缓,一旦遇到金融危机的时候,政治家或者政客会把他们的目光转向美联储,是否可以推出第二第三轮的QE,是否你对于这样的推出一种非比寻常的一种量化宽松的金融政策有任何的阐明?

耶伦:在您的评论当中有一系列的问题,我想把这些问题梳理一下一一回答。对于收入分配负面的影响和作用,它的确会挫伤到一些储户的踊跃性,一个扩大性的货币政策会伤到社会底层人民,这个观点是我一直希望能够谢绝的。我的同事也是跟我持同样的观点,我强烈感受到工作机会其实是最好的、最重要的收入分配办法,它能够辅助我们的经济不断打造新的工作机会,让那些违心工作的人有足够的工作机会,能够挣到符合他们劳动能力的薪水,这也是一个健康慎重的财政货币政策所需要达到的目标。

在一个异样蹩脚的金融危机当中,美国的失业率到达了10%,特别是那些非裔的美国人受到了很大的挫伤。金融危机产生之前,他们的就业率从80%降到了16%,而如果是一个经济体本身的能力非常差或实力非常弱的话,特别是他们的劳能源程度并不是非常高的话,这所挫伤的社会弱势人群或边沿人群会更多,会减缓社会的进一步复苏或振兴的能源,这无奈助力于经济快速走上快车道。如果达到了3.5%的失业率的话会让这个社会最边缘的阶层失去对社会的信心,他们会对全体社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而低利率对市场环境来说也反映出了一个基础

而低利率对市场环境来说也反应出了一个根天性的问题,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对寰球经济的展望过程中,它深刻反映出了经济驱动因素的根本性问题,我们现在是生活在发达的过程,而银行储蓄自身就是已经非常薄弱的焊接,有些人把它称作分部分或分区域的停止,这种局部的结束会让低利率进一步固化本已非常糟糕和令人难以应答的低利率和高失业率所带来的经济窘境。在这个方面央行只是把它作为饮鸩止渴式的毒药来进行强行灌注,愿望通过强行施加这样的做法,能够立即在一夜之间把利率恢复到畸形的水平,这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个也会导致整个经济体系浮现强劲的反差,导致全球经济因此受到负面的影响。

要确保机构和基金获得足够的回报必需要做出改革和调解。我之前有一系列跟相关金融机构的电子邮件的往来,在邮件当中我会定期发布我对一些政策的见解,但这些见地会在发出之后收到大量的反馈,有些反馈是根据讲演的意见所发出的对国家的经济或货币政策的鞭笞或批驳,他们认为是不公平的,或者把他们边缘化了,我一直看到这样的观点呈现在我的每一篇讲话的后面。这个也偏偏证明了作为一个央行的政策制定者和规管者,刚好要把这些问题在制定政策之前加以斟酌,而不是出台之后再打补丁。如果我们能在前期就进行综合考虑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蹩脚的结果。正如您刚才所说的一样,现在的利率很低,确切很低,但是房地产资产的盘活,以及财产调配机制的优化和调剂,包括那些持有资产、持有股票的利益相关方能够通过合适的交易获得相应的回报的话,也必须体现在相应的政策调节当中和调控力度当中,而不是简单地按下一个键而弹回其他键。从政府的角度来说,我不认为只基础其中一个问题就能自动解决或消除其他问题,我觉得必须是一套打组合拳的方式,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能简单地把利率高和低的调节作为解决所有问题的一道抓手。我们需要看到更多有关收益、风险和其他潜在问题的风险在内的问题。

最后你会看到如果只是对某些问题进行片面考虑的话会涌现类似我们早期看到的房地产市场的泡沫这样的虚假繁荣,而不是正式的繁华。这个反映到我们的金融制度当中就波及到金融稳固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任期间一直希望金融体系能够从监管的角度加强牢固的基础,更好地抵御外部的攻打,以确保我们有这个能力去抵抗将来可能发生的新的金融危机。当然你方才也提到了货币政策可能成为我们能够动用的独一手腕。我们有一个打算让所有政策恢复到正常渠道的做法和计划,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如果机会改进或前提变好的话,就会及时从量化宽松当中撤出来,也就可以把我们的经济放到正轨上发展,而不是长期依靠量化宽松来保持经济的增长。有些人会说在不导致整个国民经济产生巨大稳定上采取正常化的手法多少乎是不可能的。当时这个任务被分配到了我的肩上,我们当时的做法是要一直地从这个危机当中抽身,而不是迅速抽身。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匆匆从技能当中收回我们原有的应急手段,而不需要长期依附这支强心针维持整个经济的发展。我们已经准备好落地或降落,但这个过程要足够迟缓,以确保所有的资产都能够得到良好的分类和识别,和利率更相适配的经济发展水平,以确保这个过渡的过程是顺畅的。如果看日本等其他国家,这样做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且也是可行的。我们在很多国家央行中看到高GDP和高通胀带来的不堪一击的经济体系。瞻望未来,如果这个条件不发生变化,或者还是保持现状的话,我们要从新考虑财政政策新的角色。

香港金融学院高级顾问陈德霖:你能不能对欧洲央行以及其他国家的负利率政策,我并不认为这些政策能够失掉成功,看上去美联储对于负利率不是很感兴趣,您觉得美联储会考虑负利率吗?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我们谈过这个问题,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后,如果美联储要引入负利率的话,立法机构、执法机构会不会允许。最近几次会上探讨负利率的时候,美联储仍然没有计算引入负利率,我觉得这是一个负面的工具,能产生的作用非常有限,它可能会对银行系统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甚至会对金融市场产生一些非常奇怪的影响。因为银行在接受储蓄的时候不可能给出负利率,所以对于银行来说要放贷的话就会处于非常不利的田地,不办法取得利润。日本央行、欧洲的央行通过分层制度保护银行,他们不是对所有的银行,放在央行里面的储备金收取负利率。我们也担心负利率会对美国金融市场产生短期的负面影响。所以你说的对,我们对实行负利率并不是特别热情。

香港金融学院高级顾问陈德霖:我们回答最后一个问题,2020美国的总统大选,您觉得哪个候选人比较合你的情义,这个问题我不问你了。我们这里问一个问题,央行的独立性和不受政治压力。这个问题是这样的,我们能不能让所有央行行长下岗,而后让那些政治上中立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上岗,让人工智能做行长工作,你觉得有可能吗?还是说它们不是人,它们只是领有人工的智能,它们不会受到各国国家首脑的影响、胁迫。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在我全部职业生活当中,我盼望推动一些非常简单的货币政策。我总是告知我们行长说,我们应该有时间去邮轮、去度假,让那些简单的规则起作用就可以了,比方泰勒这个准则一样。

这可能是一个更为复杂的提议,因为人工智能在做决策的时候可能会参考更多的数据。我觉得,在做出货币政策的进程当中,我们需要听到不同的看法,我不知道打算机在这方面是不是能够获得胜利,因为在人类讨论当中可能有不赞成见,大家要取得共识, 我们对数据处置不一样、对数据解读也不一样,我们须要通过讨论寻找独特 同的基本,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

我不晓得计算机在这方面能够有些什么 样的表示,我不知道盘算机能不能懂得人们的想法、了解经济参加者的教训, 我也不知道计算机除了理解数据之外,能不能懂得数据背地的一些货色,能不能像央行行长那样了解到在商业领域的一些决议者的一些主意,能不能真的懂得经济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事件。

谈到政治独立性的话,可能你会认为机器人是一个好的主张,但是在我关注我的继任者和我的同事的时候,我留心到他们不是机器人,但是他们的过程确实非常出色,他们很专业的在处理自己的工作, 以政治中立的立场在实现本人的工作,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现有的系统比较好。

香港金融学院高级顾问陈德霖:我觉得我的共事,也就是香港的金融货币管理局的局长,比较愿意听到你这样的话。最后我们用掌声感谢耶伦博士杰出的对话和问答。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